武汉女足“半支队”也能夺得足协杯冠军 凭的是……

7月24日,武汉女足3:0击败北京女足首夺足协杯冠军,昆明海埂基地里,再次留下了武汉女足姑娘们的笑脸与欢呼,当队长韩鹏将金光闪闪的冠军奖杯高高举过头顶时,不少姑娘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

在回程的大巴上,武汉车谷江大女足主教练常卫魏接通了长江日报记者的电话。说起这半个月里足协杯夺冠的经历,这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中年汉子也不由得声音哽咽,“实在是太难了,连我这个主教练都有点不敢想,我们最终夺得了冠军。真的要感谢这些队员的拼搏与付出,她们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勇士,真正的英雄!”

5月14日,武汉车谷江大女足在第10轮女超联赛中1:0击败陕西长安竞技女足,豪取“十连胜”。5天后,中国女足2022年第二期集训在海口吹响“集结号”,联赛“领头羊”武汉车谷江大女足俱乐部10人入选,成为国脚输送的第一大户。

然而,作为球队主教练的常卫魏在为入选球员开心的同时,也有一丝愁容涌上心头。“今年3月份的女足锦标赛,就是因为队内多名国脚参加亚洲杯后无法及时归队,我们在小组赛遭遇‘三连败’,无缘八强。”

本赛季,如秦曼曼、陈贝贝等多名球员加盟武汉女乙俱乐部三镇武体女足,因此在4月初的联赛报名名单中,武汉车谷江大女足仅有24名球员,再为国家队输送了10名球员后,留给武汉女足征战足协杯的阵容仅剩下了14人。

出征足协杯前,常卫魏曾与记者一起掰着指头盘算阵容——11名首发球员,还剩下3个替补,而这3个替补里包括2名替补门将和1名外援。“足协杯和女超联赛一样,都只能同时上场2名外援,因此替补席的那个外援其实只能固定去换下场上的外援,而不能替换其他国内球员,所以我手上线个替补门将。”常卫魏苦笑着告诉记者,在备战期里,无论是一号门将王飞,还是二号门将陈晨、三号门将张好,都曾脱下手套练习打前锋,为的就是在足协杯里能以非守门员身份上去轮换。

根据疫情后国际足联的最新规定,每场比赛每支球队可报名18人,比赛中可换5名球员上场。换句话说,当时的武汉女足无论是报名人数还是可换人数,其实都无法满足一场正常比赛的最低标准。

是的!7月1日,当常卫魏带着这14名球员踏上飞往昆明的航班时,他思考的绝不是夺冠,而是如何能顺利地完成这次足协杯比赛,尽量不要重现年初女足锦标赛时“三败出局”的窘迫。

一周后,一个“好消息”传来,马君和翟晴苇未能入选中国女足出征东亚杯最终名单,两人也马不停蹄地从海口飞赴昆明。于是在足协杯开赛前两天,武汉女足从14人增加到16人。尽管如此,他们依旧是海埂基地中人数最少的团队,甚至有相熟的教练员和常卫魏开起了玩笑,“你们这教练组加上工作团队(队医、队务、翻译等),比球员还多啊!”

7月11日,武汉车谷江大女足的16名球员踏上了足协杯赛场。首场比赛,她们遭遇女超联赛中排名第三位的劲旅北京队。但此时被中国女足抽调多达8名主力球员的武汉队,早已不是几个月前在女超赛场上3:0轻取北京队的那支球队。尽管外援塔比莎在开场3分钟便拔得头筹,但全场仅进行两次换人的武汉女足最终还是输在体能不足上。第73分钟和第80分钟,北京女足连下两城,2:1完成逆转。

那是武汉女足在经历了女超“十连胜”后的第一次失利。常卫魏回忆,在回酒店的大巴上,球员们都有些沉默,再也不像从前赢球时那样欢声笑语。“但我相信这些球员,她们是中国一流的球员,刘杉杉、韩鹏、马君、古雅沙、王飞、翟晴苇都入选过国家队,甚至打过世界杯。她们心中一定有属于自己的骄傲,她们对于胜利的渴望绝不会因一场比赛的失利而稍减,反而会更加强烈。”

果然,冠军球员们是不需要主教练去做太多思想工作的,在第二天的训练中常卫魏就感受到了球员们身上憋着的那股劲。“没有人去说什么豪言状态,但从她们咬着牙、铆着劲训练的神情里,我能感受到她们心中的斗志。”常卫魏说道。

7月13日上午10时,武汉女足再次登上赛场,迎战小组赛第二个对手永川茶山竹海女足,而此时距离首战结束仅有42个小时。这一次武汉女足凭借外援特姆瓦在第90分钟时推射破门,2:1“绝杀”对手,迎来了足协杯首胜。

第三战,武汉女足遭遇暂时排在小组第一的河南建业女足,这也是事关能否出线的“生死战”。赛前,常卫魏悄悄告诉2位替补门将,让她们做好上场的准备,同时也通知队务,带上了2位门将的球员服(通常守门员只会带门将服装参赛)。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场“生死战”,武汉女足彻底爆发了!塔比莎梅开二度,邓梦晔、特姆瓦先后破门,武汉女足将同为女超球队的河南女足踢得毫无脾气,最终4:0完胜对手,以小组第二的名次挺进八强。也是在这场比赛中,二号门将陈晨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前锋首秀”。

接下来的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真正让人感受到了作为女超霸主的武汉女足是“惹不起”的。四分之一决赛面对女超争冠组老对手上海农商银行,武汉女足“开挂”般地在77分钟内打进6球。比赛的最后时刻,常卫魏将二号门将陈晨换上场打前锋,将三号门将张好换上打后腰,最终上海队在补时阶段打进一粒点球。

半决赛再次面对女超对手山东体彩女足,武汉女足表现更佳,全场打进8球,甚至连替补上场的二号门将陈晨都用一次传中制造了对手的“乌龙球”,而年仅18岁的小将姜晨璟更是梅开二度。

8:1击败山东女足,逆境中的武汉女足打出了2022赛季的最大比分差,这样的比分甚至是在女超赛场上“十连胜”的武汉女足都不曾创造过。

终于,这支“缺兵少将”的武汉女足以不可思议的表现走上了2022年中国足协杯女足决赛赛场,而这一次她们再次遭遇北京女足。

武汉女足的姑娘们没有再给对手反戈一击的机会。朱红果上半时补时阶段远射中的,特姆瓦下半时梅开二度,武汉女足干净利落地3:0击败北京女足,拿下了队史首个足协杯冠军。

球队夺冠后,即便是球队主教练常卫魏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很可能是我执教生涯里最不可思议的一次夺冠。在昆明这种高原的环境下,14天里踢6场比赛,对于球员们的身体本就是一场极限挑战,而我们的现状是每场比赛都只有一两个人可以正常轮换,这对球员的体能挑战更是无法想象的。”

常卫魏由衷地感叹道:“每一个人,真是每一个人都被使用到了极限。这次足协杯,没有任何人可以‘偷懒’,包括我们2名替补门将,还有带伤训练并多次向我提出要带伤上场的古雅沙,她们每个人都是真正的勇士,真正的英雄!”

不得不说,武汉女足近两年崛起,蝉联女超冠军,外界对此也有一些质疑,认为是凭借其强大的球员班底,实力碾压。但这次足协杯夺冠,充分地展示出了武汉女足是一支能经受考验并充满决心与斗志的队伍。正如主教练常卫魏所说,这支球队中没有“滥竽充数”之辈,当王霜、姚伟、刘艳秋、吴海燕、张琳艳、娄佳惠、王晓雪、姚凌薇等8名国脚离开后,剩下的这16名武汉女足球员有一个算一个,包括2名替补门将全部披甲上阵,在残酷的赛程中咬牙奋战。

从首战1:2告负,到后来的2:1、4:0、6:1、8:1,直至决赛里3:0击败曾经战胜过自己的北京女足,武汉女足越战越勇。那些在女超赛场上很少上场的球员,在足协杯的考验中磨砺、成长。战河南,邓梦晔头球建功;战上海,朱红果远射破门;战山东,姜晨璟梅开二度,甚至连二号门将陈晨都在运动战中逼迫对手自摆乌龙。

所以,很难用纯技战术的理由去解释这次夺冠,或者说,在如此与极限体能挑战的情况下再去谈技战术已经毫无意义,这16名姑娘能战斗到最后一刻,她们能凭借的,只能是决心、斗志、勇气、担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