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全球棉花产业分析之“巴西”

棉花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农作物之一,其主副产品都有较高的利用价值。棉花既是最重要的纤维作物,又是重要的油料作物,也是含高蛋白的粮食作物,还是纺织、精细化工原料和重要的战略物资。1500年葡萄牙人来到巴西,发现大量自然生长的棉花,葡萄牙王室利用这些自然生长的棉花在当地建立纺织厂。16世纪30年代在巴西出现手工棉纺织加工,并有历史记载。1863年英国人于首次将产量较高的陆地棉品种引入巴西,使巴西棉花生产得到大幅度发展。根据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ICAC)对2021年度棉花产量的预估来看,印度、中国、美国、巴西依次为全球棉花主要生产国,合计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70%。继上篇专题介绍了世界第一大棉花出口国美国后,本文将从巴西本土棉业背景、种植区域、面积与产量、消费和出口、供需平衡表、种类品质、和相应的农业政策等方面分析巴西棉花产业现状及发展前景。

巴西联邦共和国简称巴西。国土总面积851.49万平方公里,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排名世界第五。据2020年官方统计巴西人口约为2.1亿,其中白种人占53.74%,黑白混血种人占38.45%,黑种人占6.21%,黄种人和印第安人等占1.6%。官方语言为葡萄牙语。天主教和基督教为主要宗教。货币为巴西雷亚尔。首都在巴西利亚。经济实力居拉美首位,世界排名前十。农牧业发达,是多种农产品主要生产国和出口国。工业门类齐全,包括石化、矿业、钢铁、汽车等。服务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近六成,金融业较发达。

巴西目前是世界第二大棉花出口国和第四大棉花生产国。巴西过去5年的棉花年产量均值约为256万吨,出口量均值约为173万吨,出口占生产比重达68%。出口量仅次于美国,在国际棉花贸易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巴西坐落于南半球,气候条件支持该国每年可收获两季棉花,有效的填补北半球产棉国的空档期。棉区有明显的雨季和旱季的区分,棉花生产一般随着雨季播种旱季收割,目前巴西92%的产棉区未使用灌溉,旱地棉花平均生产力居世界第一。巴西农业4.0机制包括100%自动摘棉、无人机进行区域和气候检测、地质统计软件等综合系统。此外,巴西棉花种植者协会对田间管理、生产监测、实验室检测和人员培训方面提供持续性的服务。目前巴西拥有384个ABR认证农场、365个BCI认证农场、266家轧花厂、11个HVI实验室参与巴西棉花种植者协会项目并且已经进行了超过1400万次的HVI检测。

巴西共分为26个州和1个联邦区(巴西利亚联邦区)。巴西拥有世界闻名的亚马逊河流域,亚马逊河横贯西北、圣佛朗兰西和巴拉那河流贯东部,棉产区集中于两河流域。巴西棉花种植区涉及16个州,大致可划分为出五大地区,包括北部地区、东北部地区、中西部地区、东南部地区和南部地区。据巴西国家商品供应公司统计2021年度巴西棉花播种面积约为137万公顷。北部地区包括罗赖马州(RR)、朗多尼亚州(RO)和托坎廷斯州(TO)。棉花种植面积约占全国的1%,总产量约为全国棉花产量的1%。东北部地区包括马拉尼昂州(MA)、皮奥伊州(PI)、塞阿拉州(CE)、北里奥格兰德州(RN)、帕拉伊巴州(PB)、阿拉戈斯州(AL)和巴伊亚州(BA)。棉花种植面积约占全国的22%,总产量约为全国棉花产量的24%。中西部地区包括马托格罗索州(MT)、南马托格罗索州(MS)和戈亚斯州(GO)。棉花种植面积约占全国的74%,总产量约为全国棉花产量的72%。东南部地区包括米纳斯吉拉斯州(MG)和圣保罗州(SP)。棉花种植面积约占全国的3%,总产量约为全国棉花产量的2%。南部地区为巴拉那州(PR)。棉花种植面积约占全国的0.1%,总产量约为全国棉花产量的0.04%。巴西棉花种植主要集中在马托格罗索州和巴伊亚州,两州占据全国90%的种植面积和产量。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巴西棉花的收割面积波动幅度比较大,最高时播种面积达到了3707千公顷,最低时仅有658千公顷,前后相差5.6倍。回顾历年的收割面积,由最高点和最低点明显划分出来三个阶段。首先自1957/58年至1984/85年,棉花的收割面积持续的上升,从1497千公顷扩大到3707千公顷,整体翻了将近2.5倍。随后在1984/85年至1996/97年,棉花的收割面积转头向下开始缩小,从最高点的3707千公顷下降到了自1950年以来的最低点658千公顷,下降幅度达到82%。自1996/97年以来,棉花的收割面积重回上涨趋势,目前达到1500千公顷左右,尚未恢复到90年代以前的种植状态。

巴西棉花单位产量上升趋势明显。从1950/51年至1977/78年,单产在149千克/公顷到274千克/公顷之间波动。在1977/78年之后,单产开始稳步攀升,从149千克/公顷上涨至1997/98年的470千克/公顷,整体翻了两倍多。随后单产开始突飞猛进,从470千克/公顷到1800千克/公顷,再次扩大了2.8倍,近几年的单产水平也一直维持在巅峰状态。

在过去的70多年里,巴西棉花的产量基本和面积保持相同的趋势,可以划分出相应的三个阶段。自1957/58年至1984/85年,单产小幅波动,但是种植面积的快速上涨,使棉花产量明显走高,从283千吨上涨到965千吨,翻了2.4倍。随后在1984/85年至1996/97年,单产开始改善,但种植面积的下降幅度过大导致产量从965千吨回落412吨,整体下降了57%。自1996/97年开始,巴西棉花开启了面积与单产双增的模式,产量飞速上涨,最高达到了3002千吨,较前期翻了6.3倍。近几年产量在2500千吨上下震荡。

总的来看,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巴西棉业处于快速发展时期,产量不断攀升。但自1983年,象鼻虫以及蓝病的危害、大豆种植业的发展和中亚进口棉的冲击,使植棉面积大幅下降,棉农无法承受因虫害防治导致的种植成本上升。随后在政府的倡导下,将东北及南部的植棉区向未开发的中西部转移,并在该棉区积极推广应用新技术、新产品和新设备。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之后,巴西棉业开始快速恢复,再次成为国际上重要的棉花生产国。

从棉花消费量来看,巴西在2009/10年之前棉花的消费量都处于逐渐上升的趋势。从1950/51年的180千吨上升至1024千吨,上涨幅度达到了470%。棉花消费的持续性上涨可能与巴西人口增长有关,人口数量的上升使巴西国内对棉花的需求明显增加。但自2009/10年之后,巴西棉花的国内消费量开始走弱,自高位下降至2019/20年的570万吨,整体下降了80%。自2010年以来,巴西棉花受到产能、外部需求和汇率等多重影响。由于雷亚尔兑美元持续贬值,巴西棉花价格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生产者也更倾向于将棉花出口。而且巴西国内生产总值也自2011年开始持续下降,在经济发展受到阻碍的情况下,国内的消费水平也明显下降。近几年的棉花消费量维持在700千吨上下。

从棉花的进出口情况来看,巴西并非一直维持着棉花出口国的形象。自1950/51年至1983/84年,由于巴西棉业的快速发展,种植面积与产量都大幅上涨,虽然消费量也处于持续上涨的趋势,但是仍有余量可以用于出口。但是这段时间内的出口占产量的比例波动较大,小到3%、大到97%。自1983年开始,巴西陆续受到了严重的病虫害影响,国内的棉花种植业几近崩溃。在这样情况下,国内对于棉花的消费仍然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导致巴西不得不进口棉花来满足国内需求。巴西也由原来的棉花净出口国转变为棉花净进口国,进口高峰期时60%的棉花需求都依靠进口。自1997/98年开始,为避免巴西棉业出现进一步萎缩,政府鼓励开荒种植。棉花进口量也由高峰时期的519千吨开始逐渐回落,到2000/01年巴西棉花生产达到了自给自足的状态,之后又由棉花进口国再次转变为国际主要的棉花出口国。目前出口量保持在2000千吨的水平。

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ICAC)和巴西国家商品供应公司(Conab)每个月都会发布对棉花供需情况的判断。下表摘取了两个部门对巴西棉花最新的预测情况。两张表对比来看,近五年来ICAC和Conab对巴西棉花产量的估计基本保持一致,仅对当下年度的产量预估中存在分歧,ICAC比Conab减少了10.9万吨。从国内消费来看,ICAC和Conab的数据也相差不大,基本控制在3万吨以内。从出口数据来看,Conab的预估数值在2019/20年以前相较ICAC的预估数值要乐观许多。两者在对2020/21年度的出口量上也存在较大的分歧,反而对今年的出口情况判断较为一致。由于两者的统计方法不同,对于库存的绝对数值上的判断差异也较大,ICAC应该包含了对于国家储备的预估,所以整体数值上要偏高50~100万吨。虽然在期末库存和库消比的具体数值上两者存在差别,但是整体趋势上基本保持一致。以2019/20年为分界点,前期期末库存处于累计趋势,后转为下降趋势,不过当下的期末库存有再次企稳回升的趋势。

7月初ICAC对2022/23年度的棉花供需情况进行了展望,数据显示巴西棉花产量较上一年度增加了12.2万吨,消费量下降4万吨,出口量下降10.4万吨。总供应量大于总消费量,期末库存和库消比开始上升。当下巴西棉花处于面积与单产双增的趋势,此外考虑到宏观经济走弱会影响下游消费。对于新年度巴西棉花供需平衡表的预估符合市场的预期。

根据全球棉花检测和研究中心ICA Bremen的统计[1],巴西棉花以陆地棉为主,并且100%采取机器收割。棉花的纤维长度分布从至英寸,马克隆值的分布范围从3.9至4.8,断裂比强度数值从29至32.1。巴西采用了美国棉花的分级标准,以M级别占比较大(美国农业部会根据叶屑等级与外来杂质的人工分级和对颜色等级、纤维长度、马克隆值、强度、长度整齐度指数、反射率、黄度和杂质百分比面积等指标确定棉花分级)。巴西棉花雨季播种旱季收割,几乎不需要人工灌溉,所以棉花的品质多与气候相关联。自2016年巴西棉花种植者协会及其州成员协会制定了巴西标准HVI计划后,其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在出口市场的竞争力也明显增加。从近五年我国进口巴西棉花的品质来看,巴西棉花的品级、长度和马克隆值合同品质符合率高[2]。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巴西的农业政策工具主要分为两大类,价格支持政策和补贴信贷政策。2005年又引进了补贴保险方案和灾难赔偿。除此之外,还包括一些土地政策、种植新技术研发与示范推广服务措施、农业基础设施投入政策等[3]。巴西农业政策主要由农业、牲畜和食品供应部(MAPA)制定,每年通过农业和畜牧业计划(PAP)发布。

通过价格支持政策,当棉花价格低于巴西政府认定的最低保护价或者棉农出现销售困难的情况时,巴西政府支付价差补贴。但是巴西一直没有设立棉花价格直补和相对较高的目标价格补贴项目,所以巴西棉花补贴的广度和强度大大低于其他国家[4]。另外巴西政府每年还向棉农提供一定数额的贴息贷款,主要分为生产,销售和投资贷款三种类型[5]。生产贷款主要用于购买种植原材料,贷款期限在9个月左右且需在作物出售时偿还。棉花种植者对于此种贷款的依赖性相对较低。销售贷款的金额为作物的产量乘以最低预售价格,贷款期限一般为180天左右。投资贷款主要由国家发展银行提供,主要为中大型生厂商购买农业器械提供资金来源。巴西棉花的补贴政策对市场价格影响较小,农民是否种植棉花主要由市场价格决定。

巴西拥有悠久的植棉历史,棉花产业经历了从兴盛到衰退到再次繁荣的过程。目前巴西是世界第二大出口国和第四大棉花生产国。在过去的20年里,由于科技水平的进步、种植技术的提升以及培育方法的创新,巴西棉花产量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根据国际棉花咨询委员会对2022/23年度巴西棉花供需情况的预测,巴西的棉花产量为280万吨;消费量为66万吨;进口量为0.3万吨;出口量为196万吨;期末库存和消费比分别上升至219.7万吨和84%。巴西自身的棉花供需格局维持宽松的状态。当前巴西处于播种面积不断扩大,单位产量持续上升,国内消费较为稳定,出口量不断上升的趋势当中。在规模化生产管理模式成熟以及棉花研究工作进展顺利的情况下,巴西将加强细分领域像生态棉和彩色纤维市场的延伸。今年以来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农药化肥及农业机械成本大幅增加,巴西也面临着出口收益无法覆盖新季棉花生产成本的挑战。除此之外,非棉纤维的替代效应也是全球棉纺织产业共同面临的难题。巴西作为金砖成员国之一,未来与我国农业方面的合作仍值得期待。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8月2日晚间公告集锦:贵州茅台上半年净利润297.94亿元 同比增20.85%

【广发策略戴康团队】从美股FAANG看中国“优势资产”——“中国优势”系列报告

中国国航: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50亿元用于引进22架飞机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大佬段永平第4次抄底腾讯!耗资2500万买入10万股,还称再跌“将会再多买一些”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